阿炳2019年度报告

少于 1 分钟读完

卸了妆的树,结着霜的草,西伯利亚的风,在阳光下,窃窃私语。

阿炳还活着,没有变矮,没有变瘦。

这一年,过得比以往更快,比记忆消失速度更快,他甚至忘记了年初时的愿望。靠着深红的门框,挺直脊柱,微微的酸痛,哎呀——这才想起来年初的健身计划都没坚持呢。自打搬来这新的住处——这新家,运动便减少了。

大约12个月前,第一次来这屋里看,半个月后,交了定金,再三个月后,就搬了进来。长长的待办事项,打了个大大的勾,他舒了口气,卸载买房软件,删除旅游计划,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像个房奴。

上班距离更远了一些,骑自行车25分钟,骑电动车25分钟,地铁+步行30分钟,当然,这是大概的时长。如果红灯少,也许20分钟就够了,可杭州城讲究生活,并不给他这样的机会。

有个奇怪的现象,住得愈远,上班愈早。他会比大部分同事早到一个小时,难得安静的一小时,可以让自己梳理思绪、做做计划、写点东西。毕竟这一年,工作上有了许多变化,事儿更多,需要对接合作的人也更多,时间常常不属于自己。除了培养小伙伴,更直接的行动便是到得更早、走得更晚了。这样并不坏,忙碌会逼着他思考、学习,想办法改进。

不看新闻不看朋友圈的他,也常遇到关于35岁互联网人的信息,在这围城里了,就避不开焦虑的雾霾。30岁了呢,他想着,跟同龄人还有不小差距。孔子说三十而立,立志乎?立业乎?立心乎?新的一年,得把这事得搞清楚!

立己,而后,立人。立谁?娃。

一恍惚,孩子上幼儿园了呢。曾经年少不羁的他,有了年幼不羁的娃——时常让妻子长辈与老师头疼。当然,他也头疼,尤其是加班到十一点后回家发现孩子没睡、早晨没睡够去上班时孩子仍未醒,更加头疼。听说,幼儿园有小姑娘放学了会等他一起走,在商场会碰到同学叫他名字,也就释然了。逢着节日,他带娃去买花,让小家伙挑,康乃馨、百合、玫瑰、向日葵、相思豆、雏菊,送外婆、送妈妈、给自己,还有爸爸——不成想,他也会收到花。三四岁时,孩子是魔鬼,亦是天使,终究,在成长,何须担心。

他其实在担心自己的成长,琐事渐多,个人成长便慢下来。工作占了不少精力,业余课程、阅读、练习,都不如前。想建立的阅读习惯,亦未成功,蜻蜓点水,不过拆了几十个塑封包装罢。想写作的一些文章,亦只是标题或草稿,断断续续,只发了三五篇。

莫非,你的热情被生活消磨了?不,他不承认。

他说自己是蜇伏,良马已备,待春来,驰骋天外。


他这一年翻了些书,有受启发并推荐的书:

  • 《道德经》《论语》《曾国藩家书》《国学十八篇》《金瓶梅词话》
  • 《三生有幸》《人生模式》《反脆弱》《富兰克林自传》《重来》

以上。祝福你。

202001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