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湖一梦

少于 1 分钟读完

“我也当海盗两年呐。曾经以为自己不会再有目标,也不会再有朋友,现在,又都有了,我真正复活了。真爽!”

阿飞举起了高脚杯,对着老杨一口喝下。

十岁那年,阿飞学会了轻功,纵身一跃便到十米高的树梢。那时没什么娱乐,他整日练武,除了轻功,还有一阳指、铁砂掌、无影脚、形意拳等等。南蛮偏远之地,习武者多,聚一起,就孵化出匪帮。他们在城里,城里人就不走小路,怕竖着进去横着出来;他们在山里,山里人就备好酒菜,天天伺候。阿飞自顾自练着,不屑于跟他们打交道,只盼着出山闯荡。

十三岁时,青梅竹马的小茵说要去桃花谷,阿飞本想拒绝,开不了口,只得答应。桃花谷就在不远处的山中,谷生桃花溪,溪流清澈,两岸十里桃树,冬去冰消,春来花开,遂成仙境。不知何时声名传出去,就成了景区,慕名来的游客年胜一年。谷里窝着十几人,自称桃源帮,一开春,就守着谷口收费。见谁都收,认钱不认人。

“真是令人怀念啊,十三年前,我还是个山娃子,打了人生第一场胜仗。”

“还想打么?”老杨笑着,抿了一口。

“不,不,昆仑一战,我就知道自己斤两了。”

在昆仑山与老道士决战时,阿飞已是身经百战,本应心无杂念,仍不断想起第一次战斗的画面。桃源帮的人穿着西服和球鞋,叼着烟,斜靠着树。他认得几个,曾在姑奶奶家吃过饭。一双印着对勾的球鞋走向阿飞和小茵,木棍晃来晃去,晃到阿飞跟前。木棍化成恶狗,冲他闻闻,发现没有钱味儿,蹦地一声咬了上去。

阿飞没有钱,答应小茵时他就知道会遇着这些恶狗,早有提防。一闪身,阿飞绕到球鞋后面,一掌把他打到十米外。接着凌波微步加拳打脚踢,不消一分钟,十几大汉都撂倒在地。小茵还在惊愕之中,阿飞拉着她往谷里跑。花瓣在水面旋转,在树梢嬉笑,在空中飞舞,上上下下,密密麻麻,成了大雪。昆仑山上常有这样的大雪,在江南很少见到,阿飞起初惊喜,随后恐慌。道士们早已适应这酷寒,而他并没有。

“从桃花谷出来,我打败桃源帮的消息已经传开,谷口也见不着人。第二天,亲戚朋友同乡邻居突然都不认识我了,我打招呼,他们都远远避开,像是见了瘟疫。我去找小茵,没想她全家都已搬离,不知去向。第三天,我也走了。倒不是去找她,而是觉得有能力闯闯江湖了。一走,就是六年。这种自信伴随我从南到北,直到,我被道士们扔进沱沱河。接着,我一路漂到通天河,金沙江,川江,扬子江,最后入了海。”

被老杨捡到时,阿飞已经漂了七年。老杨是海盗船长,在全球环游,寻找终极宝藏。阿飞听过老杨对宝藏的介绍后很兴奋,于是成了海盗。

“老杨,你去了那么多地方,觉得宝藏最可能在哪里?”

“每一个智慧王者生活过的地方,都有可能。寻找他们的足迹,肯定能找到!”

两人都举起了酒杯,碰————

“先生,醒醒,醒醒,先生”

“啊,怎么啦?”

“现在十点钟,我们图书馆要关门了”